殷铁生:山东足球“教父”

【2019-05-11】

  在中国足球界,殷铁生的大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因为身体强壮作风硬朗,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虽然由于伤病原因做球员时没能进入国家队,成为教练后,殷铁生却表现出了他执教方面的卓越才能,成为山东足球“教父级人物”,虽然如今殷铁生已经任职山东体育局足球管理中心副主任、国家女足总教练,但很多老球迷还是愿意亲切地叫他一声:“铁蛋”。

  殷铁生出生于1956年8月16日,1972年进入山东青年队,从此踏入了足球生涯。1974年,殷铁生曾入选国家青年队,1979年代表山东队在第四届全国运动会中斩获冠军,在1988年挂鞋退役后,继续投身足球事业,先后执教了山东足球队、长春亚泰队、青岛中能队,在2008年又先后以临时主教练身份执教了国奥队和国家队。

  1990年,退役后的殷铁生开始在山东青年队执教,当时的宿茂臻、李小鹏、冯建国、唐晓程、邵延杰等球员均由他通过精心挑选招致球队,在1993年,这支球队一举夺得全国青年联赛冠军。由于执教成绩突出,殷铁生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第一年作为山东济南泰山队主教练收获了甲A联赛第五名。殷铁生时代的山东队,是典型的防守反击,主场争胜,客场保平争胜,有球迷取笑山东足球的保守,殷铁生当时笑言:“你给我五个马拉多纳,我也可以率队打全攻全守”。圈内人在评价殷铁生时,“聪明”二字说得最多,殷铁生在任国青队主帅时,提出“12字诀”的战术要求,他把球场分为三个区域,即后场“安全第一”、中场“快速简练”、前场“即兴发挥”。依靠踏实、隐忍、责任心和不断地学习,殷铁生在圈内赢得“不倒翁”之称。

  想起殷铁生和他的弟子们甲A初期的战斗生涯,一老体育记者印象极深,他说:“那时候,老泰山队虽然生活条件不算很好,但是教练球员们的作风都很过硬,我们经常看到殷铁生一人骑着摩托车在前面,后面跟着张海涛、吴刚、唐晓程等一帮队员在马路上跑。泰山队的作风硬朗,不是一天两天形成的,从教练到队员年复一年的熏陶和培养,才让他们成为了一支能打硬仗的队伍。”

  1997年年底,殷铁生从泰山队主教练的位置上退了下来,也是那一年,他收到了中国足协的邀请,去德国科隆接受顶级教练员培训。1998年,金正男不但改造泰山队不成,还使得泰山队史无前例地进入了保级区。事关危急存亡的时刻,俱乐部又想到了劳苦功高的殷铁生。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义不容辞,殷铁生扮演了一把“救火队员”的角色,带领泰山队打了甲A剩余的7场比赛。那个赛季尘埃落定的时候,泰山队在大悲大喜生死攸关的保级大战中,惊险登陆,最终排名第九。但是殷铁生觉得很不满意,不满意自己心爱的球队,也不满意自己的执教水准。那个赛季结束之后,俱乐部给了他三条路:继续担当主教练,出国深造或者做领队。而在甲A江湖摸爬滚打了多年的殷铁生最终选择了在泰山队担任领队,跟外籍教练学习。记者清晰地记得,在辅佐桑特拉奇的时候,作为球队领队的他甚至每天早晨领着队伍跑早操,而且在每次训练课前主动到场地摆标志物插角旗等做一些琐碎的工作,当桑特拉奇开始训练时,殷铁生便坐下来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小本子和一支笔开始详细地记录。很多人都说,殷铁生是一名注重学习也很聪明的教练,从他辅佐桑特拉奇的这段经历中,也证明了这一点。

  目前,殷铁生任山东省足球管理中心副主任一职。在2012年时,殷铁生曾任中国女足U20国家队主帅率队参加了女足U20世界杯,中国女足在小组赛中一胜一平一负战绩无缘晋级。回国后,殷铁生便忙于全运会山东男足的各项事务。虽然十二运已经结束,但殷铁生仍然没有闲着,“因为范学伟和李刚执教女足国家队,他们辞掉了山东女足成年队和青年队的教练职务,所以我现在要管理两支球队,今年下半年中山东女足有多项赛事我都要跟着,接下来我们还要为十三运做准备,搭建十三运山东足球队的教练员班子。”说起泰山队建队20周年,殷铁生也颇为感慨,“山东足球能有较为成功的今天,离不开当初为之奋斗过的所有人。20周年,是值得回忆的。”

  殷铁生与邹新光和曲刚都成长在山东师范大学大院里,三个年龄相仿的人由于共同的爱好走上了专业足球的道路。在这三个人当中,1955年出生的邹新光比殷铁生大一岁,而曲刚则是三人里面最小的。在省队当中,担任突前前卫的邹新光也是一员虎将,他在重大比赛当中屡有斩获。

  虽然邹新光性格比较内向,但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爱动脑子的人,平时除了辅助殷铁生带队训练外,比赛前他还经常负责侦察对手的工作,对手阵容如何,打法如何,关键球员如何,他都通过“侦察”后了如指掌,为殷铁生出谋划策。

  曲刚于1994年—2000年担任泰山队守门员教练,并曾短暂代理鲁能泰山队领队一职。殷铁生离开鲁能泰山队赴长春亚泰执教,曲刚随殷铁生至长春亚泰担任守门员教练。殷铁生离开长春后,曲刚成为执行主教练,不过当年便遭遇“下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