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部战区海军某基地:考核想合格?每门课得考

【2019-05-11】

  “xx舰请示离码头,海区气象天气晴,东南风3—4级,海况1—2级,能见度2—5海里。”

  “我舰位东经xxx度,北纬xxx,航向xxx,航速xxx,过某辖区线,请示转接指挥关系。”

  7月下旬,记者来到东部战区海军某基地作战指挥大厅看到:各要素值班台位依托信息系统快速决策指挥,“中军帐”始终处于引而待发的高效运转状态。短短10来分钟,仅作战值班台位便接收来自军港码头、战巡一线、辖区边界传来的各类信息几十条,发出指令近10条。

  “比以前值班信息量大得多,刚开始不太适应,经过不断实践磨合积累经验,如今已能从容应对。”正在值班的作战处参谋邬沛说,辖区扩大后,每天过往舰艇数量比原来多将近5倍,辖区当面情况的复杂程度也呈几何倍数增长,“坐上值班台位,脑袋一直处在高速运转状态,尤其是新承担的战巡警戒任务,得时刻琢磨着万一有突发情况‘有哪些舰艇可调用?’‘组织谁前出执行任务?’……”

  压力,来自改革升级转型的倒逼。去年3月,作为全军84个新组建军单位之一,基地由数个单位整编而来。从一线指挥部到战役指挥机关,对基地首长机关谋划作战、领兵打仗能力提出更高要求,能力升级刻不容缓!然而,这种能力并不会随着编制的提升自动具备。新体制运转不到一个月,一些“水土不服”现象便出现。

  “头一脚最难踢,老套路行不通,新方法又要去摸索,想大干一番却摸不到门路。”基地参谋部枪炮业务长师宪,曾是原某水警区机关优秀业务长,到基地工作后办的第一件事,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年度业务训练计划前前后后改了10多遍。

  追问缘由,师业务长也满肚子苦水。就拿舰炮来说,改革前,老单位也就5类8型舰炮,自己在舰艇工作多年,早已摸得门清;改革后,新收编多种舰型部队,种类、型号、数量增多,自己也成了新增装备的“门外汉”;在水警区机关工作时,主要面向一线舰连和官兵,而基地机关业务主要面向旅团单位枪炮业务长,工作思路完全不一样。

  基地机关的“首发阵容”,个个都是经过严格选拔的优秀机关干部,为何刚起跑就步履踉跄? 思想里有了,一切才会拥有。基地党委敏锐地意识到,从师团机关跳到军级机关,要解决能力素质上的代差,首先得掀起一场彻彻底底的思维风暴,消除思想代差、观念代差。

  在基地“珍惜岗位 履行职责”大讨论中,机关干部人人对照职责使命剖析反思,挖出病根:日常业务,还存在跳不出“过去怎么干现在还怎么干”的思维定势,身子在军机关,脑子停留在过去;练兵备战,还存在“眼中只有‘我’没有‘我们’”的思维局限,缺乏联合制胜的主动意识,离战役机关的谋略水平还有不小差距;创新务军,受制于知之不多、了解不深的思维空档,提不出切实管用的真招、实招。

  关乎强军事业,一分钟都耽误不得。不到两个月,一场以政治训练、能力训练、作风训练为主要内容,旨在立起军级战役机关标准的党委机关整训活,已在基地机关如火如荼展开。

  班子成员带头学习信息化知识和作战理论,带头研究新的编成结构、作战技能,带头破解新体制新任务带来的新情况新问题,提出首长机关“五个转变”的目标:由习惯做法向创新创造转变、由粗略粗放向精准精确转变、由照抄照转向落细落小转变、由随心随意向依法依规转变、由繁琐繁杂向简洁简约转变,切实从思想观念上适应改革、适应转型。

  观念要转变,能力也要跟上。翻开基地首长机关训练计划,从共同基础训练到个人训练,从指挥所训练到首长机关演练,从首长机关考核到“三强”政治干部比武,六个方面的训练课题在和军级基地首长机关训练大纲对表后,被详细划分,每周一课、每月一考,人人须参训、科科必过关。

  “想评定‘合格’,必须达到每科90分以上,这个标准近乎苛刻。”训练处参谋于崇飞感慨,以前重在考察技能,如今更注重考察谋略能力,“‘谁标图好、指挥系统操作熟练、业务能力强,谁就是好参谋’等传统思维和认识偏差在基地没了市场。”

  成立一年多来,他们用实绩交出一份改革大考的合格答卷:辖区指挥平稳过渡,在实现当日交接当日顺畅指挥基础上,研究制定战备值班《规定》、战备检查《细则》、情况处置《汇编》,组建仅7个月便通过战区海军辖区指挥能力考核验收;首次以蓝军身份,自行组织兵力与红方多军兵种进行对抗,完成从战役参与者到组织者的升级转型,机关战役谋划能力得到检验;先后四轮组织方案修订,上下配套、军政衔接的方案体系初步形成,反潜、反水雷、海战场管控等重难点问题攻关相继取得阶段性成果,四项研究成果在海军获奖;常态联合水面舰艇、潜艇、航空兵、岸导多兵种及预备役兵力进行多课题演练,成功实猎实射各类雷弹几十枚,组建之初便立起了备战打仗的鲜明导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