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棋推演:为决策提供有益启迪

【2019-06-28】

  兵棋可用来检验你的政治和军事敏感度,同时会让你了解决策者如何因为他人的选择而受限。

  几个世纪以来,军事训练人员一直在利用桌面兵棋这一工具来帮助新人和领导者了解战争的基本原则。

  比如在19世纪早期,普鲁士军队就要求其军官进行兵棋推演。最高指挥部认为军官个人可能了解战争原则,但要让他们遇到真正的敌人时能够正确运用这些原则,还需要进一步的训练。

  在推演结束后,通过复盘和分析,他们能够了解哪些因素至关重要,对阵员的选择如何相互影响。

  在19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美国海军利用兵棋制定针对潜在敌人的军事方案。

  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切斯特·尼兹发现,他们已经以多种方式在美国海军军事学院的推演室几乎演练了所有以后可能发生的冲突,“除了在战争结束时神风突击队采用的战术,战争中没有什么是出乎意料的”。

  越来越多的专家开始通过兵棋研究诸如俄罗斯如何入侵波罗的海,或者如何向无人机战争转变进而最小化军事危机等问题。

  在我自己的研究中,我利用兵棋推演了解所谓的“低频率、多因素”事件——有多种变量但是几乎不会发生的安全想定,比如中美之间的全方位网络冲突。

  兵棋推演是非常有效的辅助工具,在推演过程中对阵员必须在压力下制定决策。我们可能了解某一问题,但是推演会让我们更加深入、透彻地思考这一问题。

  通过设计完善的兵棋与对手对抗,参与人员可以了解政治和军事结构如何相互影响,并理解在竞争环境中决策者制定决策时面临的错综复杂的局势,以及他们的折中考量。

  基于此,我推荐了几款我比较钟爱的兵棋。它们不仅能激发推演兴趣,同时还能让对阵员了解现代安全政治学的一些核心要素:

  全球大国和较小国家之间的战争并不总是按规划人员的预期进行。比如川普政府决定对伊朗采取强硬措施,那么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认为强大的美国一定会获胜,则低估了被入侵国家的优势。

  在“华盛顿之战”中,英对阵员有强大的军队、移动资讯充足的资金,对于棋盘上的所有殖民地定居者来说,与其抗争几乎是以卵击石。但问题是,殖民地对阵员可以在地图上任意机动,能够毫不费力地赢得胜利。

  华盛顿之战”表明:战争从根本上说,要获得国内和国际政治支持;较小国家在正确领导和良好战术下,也可以拖延时间从而最终获得胜利。

  该兵棋背景设定在二战时期,对阵员可通过它了解繁杂的战术战斗。对阵员分别扮演美国指挥官、苏联(或德国)指挥官角色,领导由约120名士兵组成的单位。

  在推演中,对阵员要抽取卡片,让各班机动、战斗。“战斗指挥官:欧洲”中包含许多现代战争元素:火力压制、迫击炮、狙击兵、火炮掩体、烟雾、调用炮兵、指挥混乱等。

  该兵棋的规则比较复杂,但是比较清晰,且具有逻辑性。同时可用卡片模拟各方的优势和不足。比如,斗争性较强的苏方对阵员有更多的“埋伏”卡。推演中,对阵员要根据自己拥有的资源(而非希望获得的资源)进行推演。

  “远方的平原”由美国情报局前特工设计。对阵员分别充当喀布尔政权、军阀、或美国领导的北约军队角色,承受相互联系的不同压力。

  是否只要军阀不在道路上伏击旅行人员,当地政府就会同意他们种植鸦片?是否会深入内陆,或在巴基斯坦边境徘徊?同盟对阵员如何实现稳定当地政权的同时撤军的目标?你可以通过该兵棋推演获得一些答案。

  注:本文作者为戴维·班克斯博士,他是美国大学国际服务学院的教授,研究重点为国际秩序、大国政治和外交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