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冲专访奥里奥尔·保罗:他有多复杂就有多深情

【2019-07-12】

  录得不标准时,脸上会浮现非常可爱的小表情,如咧嘴,睁圆眼睛,令我们忍俊不禁。

  后来他一一咨询西班牙的物理学家,以及大量观众,确定电闪雷鸣最贴近大家对时空切换的理解,才用这种表现手法。

  在我们的采访现场,翻译也说:“他总是对自己要求特别高。一点不满意,就会推倒重来。”

  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保罗在第1、2、3句话里,都没有使用英文和西班牙文,而是中文。

  因为,在西班牙有一个说法,幸福的导演才拍悬疑片,痛苦的导演会拍喜剧片。而“我生活很幸福”。

  女友的离开对于他来说,与电影中的薇拉一觉醒来,觉得身边的人都不认识了是一样的感受。

  他一直在想,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或者有另一重平行时空,他们其中重逢,再相爱,再重新开始,不知道会怎样。

  剧本经过漫长的写作,13次修改——最大的一次修改,是把他的男性视角,全部改成女性视角,“因为这样会更震撼,更感人。”

  看小说时,他有时会害怕得眼睛都不敢睁开。但又特别喜欢那些惊险刺激的情节,更喜欢抽丝剥茧的推理过程。

  所以会将最后的结局一直留着,舍不得看完,慢慢体味,慢慢推理,再找出凶手是谁。

  成年以后,他拍摄的短片和长片,都是悬疑类型的。因为也“想把这种感觉通过作品传达给观众”。

  奥里奥尔·保罗说,其实这部电影,是一个有着悬疑片外壳的爱情片。也吸取了希区柯克的《迷魂记》,想让大家看到最后,被潜藏其中的爱所温暖。

  到了开拍时,她们比母女更像母女,已经有了极深的感情了,在戏中的表现也极其自然、可信、有张力。

  当成片出来时,保罗也是被薇拉和小女孩之间自然流露的感情所呈现出的效果惊喜到。

  也正是这一点,让他逐渐明白,在女人那里,孩子大于真爱。为了孩子,哪怕再多痛苦,她们也会选择去做。

  当蝴蝶效应启动,不同的平行时空切换。每一个之前的差之毫里,都是之后的谬之千里。

  作为小众语言的电影,没有国际巨星加持,奥里奥尔·保罗的上一部电影《看不见的客人》就惊艳世界。